诅咒
书名:跟班 作者:银坑 本章字数:491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12 17:03:19

诅咒

“我希望你知道,德拉科·马尔福。”汤姆微微伸展了自己的手指,随后,他黑色的眸看向了金发的少年:“你迟早会害了她的。”

-

邓布利多找到了汤姆·里德尔的时候,汤姆·里德尔正在熬制魔药,他也没有回头,看向闯入自己领地的老人,只是挥了一下手,让茶出现在了桌子上。

“没毒。”

汤姆说,他清冷的声音让邓布利多叹息了一声。

“下一年,校长就会变成西弗勒斯了。”邓布利多说道。

汤姆这时候有了点动静,他微微垂眸,沉思了一会,又瞥了眼邓布利多:“我拒绝。”

“不要误会,汤姆。我不是来找你问你是否要担任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的职位的。”邓布利多小声笑了起来,他的笑声让汤姆有些厌烦,汤姆微微回眼,看了眼那位老人,最后又将视线移回了坩埚。

“你要死了。”汤姆有些戏谑,勾起了嘴角

“是的。”邓布利多没有否认:“苟延残喘罢了。”

——面对邓布利多对待死亡态度的从容,汤姆没有再笑了。

“说出你的目的吧,邓布利多。”汤姆开口道,他太了解邓布利多了,邓布利多的目前的一举一动,都在告诉汤姆,他此行并不单纯。

但邓布利多没有直言,反而是问道:“你很喜欢这?”

“她想抓我。”汤姆回答说,停下了动作,又在羊皮纸上更改了什么:“我只是选了一个她一辈子都不会来的地方——也就是她亲手杀掉她母亲的杀人现场罢了。”

“你在他们婚礼的时候围观了。”邓布利多接着说:“【还养了一条蛇怪。】”

随着他的蛇佬腔,一条蛇悄咪咪的从他的身后探出了脑袋,看起来在等待什么命令,可以看得出,这条蛇的眼睛已经消失了,鳞片覆盖在他眼睛原本的地方。

“【回来,你杀不了他。】”汤姆命令道,那条蛇便慢慢的到达了汤姆的身边。

“你想见她么?汤姆?”邓布利多没有遮掩的问道,汤姆微微蹙眉,没有回答。

-

实际上,这不是第一次汤姆在想这件事了。

“你迟早会害了她。”

这句话说出的时候金发的少年微微蹙眉,汤姆满意的看着他所想的一切表情出现在了少年的脸上,他慢慢的消失,没想到,却突然被一个问题砸中。

“你又是怀着什么样的心对我说的这些?”

汤姆·里德尔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,但并不代表他没思考过这个问题。

恶毒。

兴趣。

游玩。

然后呢?

汤姆没有想下去,有些问题想太多反而没有结果,他也不希望知道这个的结果。

但说实话,他太讨厌这个感觉了。

玛德琳·博克不知何时扎了根,在他心口盘旋,究竟是从何时起,究竟是从何时起,她的每个动作——让他每分每秒都想呕吐。

没错,呕吐。

这种诡异的感觉从胃部翻腾,却并非是真的袭击了自己的咽喉,而是撞击着这新生躯体的心脏,一次,两次,直到心脏注意到奇怪的地方是哪儿开始。

玛德琳·博克曾经可能成为‘他’,之所以用曾经,是因为玛德琳·博克和她有着最大的不同——爱。汤姆·里德尔并没有爱这样的情感、也从未体验过无论是别人或者自己的爱。

因此,在玛德琳·博克展现出的爱面前,汤姆觉得有些厌烦,他并不喜欢爱,也厌恶爱,准确的说,他不需要任何的爱。

但在这点上,玛德琳·博克与他截然相反。

在大部分人都认为玛德琳不适合斯莱特林的时候,汤姆却不那么认为,嘴上讽刺玛德琳与斯莱特林相冲的行为的同时,汤姆也会在心里想到,玛德琳来斯莱特林并非没有理由。

野心,她是有野心的,只是她的野心与其他人不同,她需要爱这人永远陪在自己身边,让自己活在自己的幸福中。这看似平凡普通的愿望,只有真正去做的人才会知道,这一路上需要付出多少,需要计算多少,需要面对多少,又需要失去多少。

失去爱就会死掉的女人,玛德琳·博克,某种意义上,她是幸运的,幸运在她这一路上虽然失去了不少,但重要的东西一个都没丢失,也是让人厌恶的,因为她那一个都没丢失的东西里——某种意义上,包括汤姆。

可汤姆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真正的幸福。

“你要去么,霍格沃茨?”

邓布利多询问道,汤姆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拒绝到:“不。”

他没有兴趣,同时,他也不是一个错误会重复犯的人,不是黑魔王是一回事,他想研究永生是另一回事,他不会接受——

“我以为你会很想去。”邓布利多眨了眨眼,他蓝色的眼里依旧在看着什么:“因为她也会在这一年过去,你应该会想见面。”

汤姆看起来早就想到邓布利多会这么问,没有犹豫的反问:“这又关我何事?”

邓布利多轻笑了一声,霎时间,汤姆的脑壳开始嗡嗡作疼,他知道自己踏入了某个陷阱,邓布利多一直在等他,现在,他应该选择离开这里,不和邓布利多有更多的废话。

想着,汤姆的手准备去接触作为门钥匙的试管,邓布利多接着道:“你爱上她了。”

那一瞬间,一种诡异的感觉抓住了汤姆的胃,他的眉头狠狠皱紧,几乎都要吐了出来。

实际上,他预料到了,只要邓布利多拎出玛德琳,那接下来的话题无论如何,无论是什么,都能扯到与他最不相关的东西——也就是爱。

“邓布利多,我以为你不会愚蠢到这种程度。”汤姆让自己冷漠的回复道,邓布利多眨了眨眼:“你已经知道我会这么说了,不是么?”

“因为——”汤姆张了张嘴,邓布利多却是打断了他:“因为,她确实是特殊的,不是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如果不是这样,很难相信,她还能活到现在。”

邓布利多的话让汤姆发出了一声叹息,他微微回眼,和邓布利多对视了起来,静默一时间充满了整个屋子。

“因为那个无聊的契约。”

汤姆回答道。

邓布利多还是笑着,不过这一次,他准备离开了。

“明年暑假前做决定吧,汤姆。”

他说完,提了提自己橘红色的,丑的要死的花袍子,离开了这里。

第二天,外面下雪了,一个与松树相似的绿色身影出现在了这栋屋子的门口,她没有犹豫地推开了门,在发出了重重的呕吐声后,又愣了一下——

“见鬼,谁住进来了?”

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汤姆的耳里。

汤姆叹息了一声,无奈的合上了手中的书本,他慢慢的回过了头——

他与那双蓝色的眼再度对上。

“好久不见,玛德琳·博克。”

玛德琳博克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静静的看了他几秒,随后回复了一句:“是啊,好久不见,你近来应该过的很无聊吧。”

“还行。”汤姆回答道,示意自己养的蛇怪不要接近玛德琳——谁知道它不要命去袭击玛德琳,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。

“之前的蛇怪的毒液果然是你送的。”玛德琳抽了抽嘴角,看了眼那条蛇怪:“帮了很大的忙,谢了。”

“……你还是老样子。”汤姆看着玛德琳,接着说:“我以为有了孩子后,你会稍微稳重一点。”

“你有一个孩子,也没见你做个好父亲。”玛德琳自然的走了进来,把羽绒服随手甩开:“我来找东西的,你没吧这个混蛋家族的族谱丢了吧?”

“烧了,进来第一天我就全烧了。”汤姆回答到,站起身,走到玛德琳的旁边,他高高瘦瘦的,看着玛德琳问:“你来只是为了这个?”

“不然呢?”玛德琳困惑地反问:“要是知道你在这里我就跑了好吧。”

“是要确认什么?”

“可能海莉是我的亲戚,我也不确定。”玛德琳歪了歪脖子,想起海莉爷爷的态度,接着说:“不过我没办法将龙变回人类,所以无所谓了。”

“说不定以后可以。”汤姆说着,和玛德琳站在窗户口,站了一会,玛德琳问:“你怎么没开神奇动物动物园?”

“我想你的脑壳依旧需要去蛇怪的毒液里侵泡一段时间,才能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愚蠢。”汤姆发出了一声鼻哼,玛德琳伸出手,用力的敲打了一下他的肩膀,汤姆捂着手臂,面无表情:“你当教授真是屈才了,想不到娶你的男人要怎么忍受这一切。”

“德拉科可爱我了。”玛德琳吐了吐舌,接着说:“对你来说不过是小伤吧。”

“是什么让你觉得骨折是小伤。”

“你可是书本妖精,还会骨折?”

玛德琳发出了一声鼻哼,反问,得到了汤姆的一个白眼。玛德琳又和他看了一会窗外,他依旧是那和圣诞树相似的发型,蓝色的眼,笑不起来的,凶巴巴的表情。

“你不去看你女儿么?”玛德琳又问,外面雪下的也不算大,然后玛德琳依稀想起来那姑娘出生的时候,似乎也下着小雪,还是没下来着?

哎呦,记不清了。

玛德琳想着,微微侧目,看了眼汤姆,汤姆黑色的眼睛似乎和以前一模一样,没有多少情感。

“不去。”汤姆回答道。

“她会飞了哦。”玛德琳接着说,回到房间里,去看汤姆刚刚看的那本书:“不用扫帚就能飞的孩子,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呢。”

“哈。”汤姆轻蔑的笑了一声,玛德琳瞥了眼他:“你也能飞?”

“不雅。“汤姆的回答看似不着题,实际上说明,他已经那么做过了。

“哈,你是超人么。”玛德琳说完,又看向了外面:“你近来过得如何?”

汤姆没有回答,他静静的看了眼雪白的外面,种植的松树有点刺眼,原本这片地方不是很安宁,自从汤姆搬进来后,倒是和平了许多。

和平的有些不自然。

汤姆想。

“我要去霍格沃茨当教授。”汤姆回答道。

玛德琳看起来很惊讶,她奇怪的看了眼汤姆,接着说:“你女儿也要去上学了,明年。”

“最终还是邓布利多赢了。”

汤姆这次说的话,玛德琳倒是没有听懂,她古怪诡异的问:“邓布利多来找你了?”

“是。“

“……哦。”玛德琳看起来有些难过:“我刚送他回家,他明明可以和我说的。”

“家?”汤姆很难把这个词和邓布利多联系在一起,邓布利多有家么?他没说过。

玛德琳点了点头,最后把羽绒棉服又一次穿上:“那我走了,汤姆。”

她看起来很平淡,熟悉过去的她的人会很惊讶她现在的样子,和一位普通的女人一样。

【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。】

【我想要幸福,你想要身体,我帮你,你帮我。】

【拜托你了,汤姆·里德尔。】

这一瞬间,汤姆再也无法把玛德琳当作和他相似的人了,玛德琳的身影和小小的她彻底分开,一种奇怪的感觉从他心头涌上,他微微皱眉,终于忍不住,对玛德琳轻声道:“你变了。”

玛德琳听到了。

她踩了脚门口的雪,回头,看向汤姆——

那双蓝色的眼里,带着灿烂的光芒。

“人都会变得,汤姆。”

“霍格沃茨再见。”

汤姆沉默了一会,挥了一下手,门关上了。

蛇怪耷拉着脑袋,吐着舌头。

汤姆交叉着手指,闭上了眼。

【你爱上她了,汤姆。】

邓布利多的话让汤姆再度想吐,他想,他可以选择杀了玛德琳·博克来证明他没有,契约中,汤姆无论如何都不能杀害的只有玛德琳重要的人,和哈利·波特——

但玛德琳不在其中。

汤姆却没有这么做。

他挥动了一下手,邓布利多留下的合同上出现了汤姆的名字,汤姆都能想到邓布利多那脸上会出现得逞的笑容。

他只是无聊了。

汤姆在心里想到。

见见那个戴尔菲也不错。

汤姆睁开了眼,黑色的眼看着天花板,最后,他将因玛德琳而产生的叹息与反胃埋藏进心里,直起了身。

他就不该听邓布利多的鬼话,也不应该去和玛德琳说话。

一种诡异的想法充斥着他的内心,就和诅咒一样。

也许这是诅咒。

汤姆想。

只属于他的诅咒。

就像是温室里一次次普通的聊天一样,刚才在窗边的聊天,有着雪和松树,就和冰冷的他,还有不会倒下的玛德琳一样。

令人生厌。

-

2008年,8月31日。

汤姆和玛德琳在礼堂再会。

戴尔菲深吸了一口气,戴上了分院帽。

“斯莱特林!!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会在群里提醒更新

1160。917。535

汤姆的番外里,其实汤姆没有爱上玛德琳,邓布利多老忽悠人了,玛德琳和汤姆之间虽然有感情和联系,但并不能明确是哪一种,只是在产生感情的一瞬,诅咒便有了。

只是,这是只属于汤姆的爱与诅咒罢了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